生世心意

一场四十天的旅行

一个月

(注:新手,小说小片段
目测可能是篇虐文?谁知道呢
作者很懒,可能会坑也说不定)
楔子
每个人都知道王俊凯很慢热很迟钝。但与慢热和迟钝相对应的是,一旦他爱上某个人,那他这一生就注定了只会爱那一个人。
王俊凯有多迟钝呢?他用了一年爱上王源,又用了三年发现自己爱上了王源。换正常人家的孩子,把一个人珍而重之的放在心间四年,早到了可以谈婚论嫁的地步。可他是王俊凯,他爱的人叫王源,所以他又用了不知道多少年去谈婚论嫁。等到王俊凯的父母,王源的父母点头同意他们的恋情,等到双方的工作室及工作室的合作伙伴被他们的爱情长跑所打动并最终表示了支持,等到所有的一切都很好,只是还差一次正大光明的宣告世界“我们在一起了!”的时候,王俊凯还差一个月就满三十岁了。
王俊凯想的很好,在三十而立的年纪里,在三十岁的生日会上,他会弹一曲吉他,唱一首《雪花球》,告诉全世界——他的爱人,是谁。
但在此之前他得先把手头这份综艺节目给录制了。
(卡在这里了,先发表了再说吧😹)

要一起走很久很久,久到你们都白头。

今天刚开始其实蛮沮丧的,然后现在就很开心了。让我放肆的大笑几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我室友差点把我当疯子,嘿嘿嘿嘿)
觉得自己跟个小孩子似的,嘿嘿嘿嘿嘿嘿😁
好啦,我要去复习啦,后面还有考试呢,他们越来越好,说好了要一起走很久很久的(虽然只是我单方面的和他们说好了,嘿嘿嘿嘿),我也要更努力更努力才行,这样才能拿到一个更有份量的学位证,才能配的上我那份郑重而认真的回答。
emmmmm,今天又是为了凯源而努力的一天,耶!

爱过了半生,还不是散了手,
你又凭什么认定我会跟你走,

过往不念

      前天才刚二十岁的年纪。平日里喧嚣里来嘈杂里往,元旦那天接了至少五个电话,亲朋好友,好不热闹。生日的时候偏偏安静的紧,只来了一个电话。最近正忙,时间都恨不得掰成两半儿用,最好每天只用睡六个小时,其余时间都耗在书本上。没收到自己在意的人的祝福,倒是出乎意料的平静,就连失落都只有一丢丢。毕竟如果不是那个祝福电话我自己也是忘记了自己正过着二十岁生日的。自己都忘记了的事,也没那么矫情地一定要别人也记着。而且大家都挺忙的,打不打电话倒也无所谓了。毕竟总是要一个人走的。我干干净净的来,以后老了也该干干净净、了无牵挂的走。
        之前姑姑打电话过来,和我聊天,末了说了一句“你现在怎么老气横秋的?”对呀,我怎么老气横秋的?想起很久前看到的一句歌词,其实也没多久,也就两三年前吧,我十七八岁那会儿,“我还未老,却已学会了怀恋。”当时正是人生肆意的年纪,磊成小山的课本和作业都觉得很顺眼。只觉得这句歌词写的真好,现在却觉出个中滋味儿来。
细细想来,我这短短二十年里,好像已经把一生里该经历的大起大落都经历的差不多了。恣意洒脱过,耀眼照人过,骄傲自满过,也颓唐过,当然,也从谷底站起来了,并且现在还在蜗牛爬井一般地努力着。咬牙告白意外成功,亲人突生重病,家庭经济巨变,陪着走过困境的恋人提了分手,高考失利去到并不喜欢的学校并不喜欢的专业……
       但再回过神,父母家人都在,我也转到了自己更喜欢的专业,当初爱的人也放下了,日子平淡无奇的过着,也很好了。

冬天的重庆总是雾雨蒙蒙的,机场的远光灯明亮,在你身后拉出交叠斑驳的影子。你回过头,视线越过稀稀拉拉的人群,看见天际露出一点掺了白的蓝,天快亮了,你这样想着。呼出的热气缥缈着一团,手还是冷,你想起上次离家时那碗未喝完的热汤,阳台边新养的绿萝上还挂着露珠,妈妈倚在门边看着你欲言又止。“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你温柔腼腆地接过眼前这个不善言辞的女人笨拙地想要表达的关心,再温柔的给予回应,“我走了,你和爸也照顾好自己。”   
“小凯。”
“嗯。”
你从回忆里抽出神来,坐上公司派来的车,回家啦。

是我不够好

明天就要考试了,好焦虑好绝望,我明天一定会挂科的,呜呜呜(┯_┯),我还是忍不住想碎碎念。怎么办啊,呜呜呜(┯_┯),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呜呜呜(┯_┯),好好学习不知道吗?!(┯_┯)

好的,2018年我会努力成为一个温柔的女孩子的

生与死交叠上演,此刻有人新生,此刻有人故去,此刻光在影子里,此刻影子里有光。
你问我杏仁儿苦不苦,佛说,众生皆苦。

早晨六点的雾,晚上十点的灯,中间的一长串儿时间被我蹦蹦跳跳的走过。你看,我怎么敢说努力,毕竟比我努力的人那么多。我只是不想落后太多。今天是要加油和早起早睡的一天!😄

从前慢

从前的生活安静而苍白,于是一颗心总想去窥探窗外的世界,却不知道那份安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宁静。后来把一颗心放在世俗里油炸火烹过一遍,终于能在旁人聊天时接上一些梗,也渐渐知了些人事,知道些人情往来的窍门儿。却越发孤独了。像是飘浮在刚摇晃过的可乐上的冰块,周围的气泡咕嘟咕嘟响,一颗心也生出些千疮百孔以便与气泡更好的向上旋转跳跃闭着眼。大抵人总是贪心又奇怪的。别人夸你温婉宁静的时候你总是羡慕着同桌的谈笑风生,别人夸你活泼开朗的时候你又总想着该成为内敛丰厚的人。但不论哪种人,不违心的活着总是很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