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我们

来生,我护着你好不好

冬天的重庆总是雾雨蒙蒙的,机场的远光灯明亮,在你身后拉出交叠斑驳的影子。你回过头,视线越过稀稀拉拉的人群,看见天际露出一点掺了白的蓝,天快亮了,你这样想着。呼出的热气缥缈着一团,手还是冷,你想起上次离家时那碗未喝完的热汤,阳台边新养的绿萝上还挂着露珠,妈妈倚在门边看着你欲言又止。“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你温柔腼腆地接过眼前这个不善言辞的女人笨拙地想要表达的关心,再温柔的给予回应,“我走了,你和爸也照顾好自己。”   
“小凯。”
“嗯。”
你从回忆里抽出神来,坐上公司派来的车,回家啦。

评论